第884章 有难同当(1 / 2)

吴佩蓉与白飞飞都受了伤,在医院里治疗。

得知白飞飞在医院里,楼萦与苏卿都匆匆赶过去。

“是不是吴鹰雄干的?”楼萦看到白飞飞身上的伤,杀人的心都有:“我去毙了他。”

白飞飞没有心思说话,陆容渊示意所有人都先出去。

楼萦留了下来。

“飞飞。”

楼萦抱了抱白飞飞,鼻子都红了:“吴鹰雄那个王八蛋,下手真重。”

吴佩蓉的伤,更重。

肋骨被打断了几根,本来吴佩蓉之前就是偷偷从医院跑出去的,头部的伤没有痊愈,现在被打昏迷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。

白飞飞坐在病床上,冷若冰霜:“楼萦,师父是吴鹰雄的帮凶,他一直暗中替吴鹰雄训练那些人。”

白飞飞言简意赅地把厉国栋,无为先生还有董长年这些人的关系说了一下。

“卧槽。”楼萦难以置信:“我被师父耍了。”

楼萦震惊又气愤。

她表面上大大咧咧,对人却还是容易产生信任,无为先生教了她三年功夫,也算是倾囊相授了,她一向敬重的师父,没想到一直在替吴鹰雄做事。

白飞飞说:“一开始,厉国栋把我们送上山可能就是吴鹰雄的安排,我们,都是他的棋子。”

楼萦回想这些年厉国栋交给她们的那些任务,贪官,财阀,毒枭,死在她们手里的不计其数。

“那为什么,我嫁给万扬,他们没有阻止?”

白飞飞摇头:“可能是,已经放弃了我们,也有可能,是别的原因。”

白飞飞已经猜不到,也不想去猜。

她这些年来,间接地在替杀父仇人做事,成为杀父仇人手里的一把刀。

如今,车成俊还为了救她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白飞飞自责,她近一年来,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变得越来越沉不住气。

之前她差点连累了蝎子,这场家仇,她不想牵扯任何人进来,哪怕她自己丢了命,哪怕知道自己不敌对方,却还是选择一意孤行。

赢了,她报了家仇。

输了,一家人在九泉之下团聚。

她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度,单枪匹马。

可没想到,还是连累了车成俊。

楼萦坐下来,神色也变得严肃:“董长年,厉国栋都死了,那么师父,他的下场也会跟他们一样。”

不用她们动手,从吴鹰雄暴露无为先生时,无为先生就已经成为了一颗废棋。

吴鹰雄想借她们的手除掉无为先生。

楼萦与白飞飞,自然不会如吴鹰雄所愿。

“对了,飞飞,你是怎么把你妈救出来的?”

“不是我,是车成俊。”白飞飞面无表情,双手却紧抓着:“他拿自己换了我们。”

……

“老车真脱离暗夜了?”

万扬这边得知车成俊离开暗夜,也非常震惊:“老大,车成俊这是想做什么?他疯了,他去帮吴鹰雄做事?”

苏卿要冷静一些,看着陆容渊,说:“你跟车成俊,这是在玩兵不厌诈的游戏?”

“还是卿卿通透。”

陆容渊说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刚才白飞飞说,东西已经被吴鹰雄拿到手了,其实,我们一开始就没抱有希望找到罪证,而且,陈家灭门一案,过去了这么多年,这二十多年里吴鹰雄的罪证一定不少,随便收集几条,也够他喝一壶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